茗茶

点开来吖↓
你好!我是琥珀☆

→HP吃德赫/双子
会写一点纳卢

→邦邦吃薰千圣
❌天雷彩千❌

→王者吃凯宝/白亮/花乔
❌雷区信白❌

→饼饼吃探莓
最喜欢奶油泡芙小姐啦!!

就这样!
希望你看的开心♡

【薰千圣】「一场雪」

坐在窗边的那个金发姑娘,浅浅地打着哈欠。为了演戏而四处奔波,已经是她生活的一部分了。
飞机已经进入降落阶段。千圣推开机窗板,清晨的太阳没有多余的温度,即使是柔和的光线也让她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鸭舌帽的前沿抵在窗前,带着余温的呼吸为玻璃板铺上了一层水汽。早就听家里人说,最近开始下雪了。花白的絮雪,犹如安眠曲一般,让整座城市看起来有些寂静。
飞机一如既往地安全降落,这对千圣来说已经是常事了。手机屏幕亮的那一瞬间,两条消息提示音出现在主界面上。
「经纪人:着陆记得通知」
「小薰:到了吗?小猫咪的身体都还好吧?」
她冲着屏幕浅浅地笑着,有些无奈又觉得有些可爱。她的回复很简单,只有“到了”这两个字。简单明了,足够了。
飞机缓缓停稳,乘客们陆陆续续开始取行李了。千圣戴上口袋里一直放着的黑色口罩,草率地扎起一个高马尾,又因为是头等舱的关系,拿下较轻的小箱子片刻后,便离开了机舱。
故意压低鸭舌帽的她,熟练地走出安检口,在人流纷纷的机场内走动。千圣望着机场外茫茫地白雪,心里暗暗地担心着。地上早已积起了一层厚雪,而经纪人的车是停在最远的停车场。虽说经纪人会到东门来接,但穿着皮鞋的她,在雪中行走变成了一件困难事。
而现在,她杵在东门前,左手扶着行李,站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经纪人说他刚出发,站在暖气中的她无聊地刷着这几个小时里的报道。
她了解到,今天应该会是一整年最冷的日子了。虽说雪下的不大,但凌冽的风却一刻不停地刮着。现在她被困在这里,边等着经纪人的消息,边提防着不能被认出来。
「小薰:你在哪个门?」
手机上端弹出一条消息。很显然,收到这条消息的千圣有些迷惑。
「东门,怎么了?」
「小薰:稍等,我马上过来」
她不会来接我了吧?现在过来?
千圣这样想着,她挺直了背,没有再靠着柱子,而是开始左顾右盼起来——到底是什么意思?
千圣拖着箱子往门口走去,她吧头探出门外,冰冷的风夹杂着雪吹在她微红的脸颊上。附近没有像薰的人啊?
“开玩笑吧……”
她用手暖了暖自己的脸,往室内挪了挪,再一次掏出手机,由于冷而导致微微颤抖的手在键盘上敲着:
「我说,这种时候就不要开玩笑了吧……?」
千圣深深叹了口气,闭上眼睛还打算休息一下。忽然,她远远地听到一声“千圣——” 她突地睁开眼,差点没被吓到,谁会在这种地方那么大声地喊自己的名字啊?
周围的人有些骚动,或许是她们意识到了白鹭千圣现在正位于这个机场。
她微微抬头,看见在远处有一个紫发少女正在四处走动。“薰……这个傻瓜。”千圣恍然大悟,其实叫自己的就是薰。她拎起行李箱,快步往薰的方向走去。眼看薰近在咫尺,还没等薰叫出她的名字,千圣一把拉住薰的手腕,往就近的洗手间里拖。
幸好洗手间里没有什么人,千圣勾下口罩的一根绳子,喘着粗气,突然抬头瞪着薰。面前的她这时候还在耍帅,她笑着,鬓角的长发沾着水珠黏在她的脸侧。
“你怎么回事啊……这么大的地方叫我名字,真不怕我被发现吗?”
“哦呀,真是抱歉呢……我一时间……”
“真是的……怎么还突然来接我了……”
千圣往洗手间外探了探,意识到似乎没有人在找她时,那口气也算是沉了下来。
“现在我们要去最远的停车场,经纪人说他人在东门,可以帮我们拿行李。”
“嘛……不是挺好的吗……”
“你听我说完!”
“哦,哦……”
“然后现在外面可能还有些人在找我,应该有记者,总之我们得安全地从这里出去。”
“啊,那我就掩护小猫咪安全到达停车场就好了吧?”
“你真是一点意识都没啊……要是被拍到我跟你走一起怎么办?”
“当千圣的绯闻男友是为了的荣幸。”
“……不是说这个的时候。”
千圣重新戴好口罩,重新正了正鸭舌帽,商量着与薰一起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走出去。
“话说回来,你头发怎么湿了?”
“啊,你说这个啊……我从北门走过来的时候,就直接从外面绕了,所以雪就直接化在我的头发上了……很虚幻对吧?”
千圣撇开眼,有些尴尬地笑着。待她眼神再落到薰的脸上是才发现,她的脸通红,似乎看得出是有些冷。千圣把自己的手捂在她的脸上,“你是笨蛋吗?”
走到东门的途中,似乎没有被发现,而经纪人已经在门口等着了。千圣把行李交给经纪人之后,便又开始因为自己的皮鞋而伤脑筋。
“千圣,上来吧?”
她一回头,发现薰早已背对着自己,单膝跪在地上。她的两只手背在身后,示意要背千圣去停车场。
“……真的吗?”
“嗯,当然是真的。”
背上千圣的薰微微抬起头,跟千圣轻声聊着。千圣两只手勾住薰的脖子,她头上的鸭舌帽如今反扣在薰的头上。两个人笑着,在人比较少的雪地里走着。雪轻轻地飘,风也渐渐变小,积雪上留下了一只只的脚印。片刻,她们便到达了目的地。薰小心地把千圣放在车边,站在原地微笑着看着千圣上车。
“你打算怎么回去?”
“地铁或者巴士吧。”
“哦。”
简单的对话,是她们两个人习惯的说话方式,即使只有千圣喜欢这样。
薰注视着千圣的侧脸,冲她痴痴地笑着。她的头发上沾着几絮雪,不知道哪里来的毅力能让她在这么冷的清晨却丝毫没有哆嗦。她想等着车离开停车场,自己再离开,可眼前的车迟迟没有发动。
薰显然有些疑惑,她走上前敲了敲车窗,确认一下是否是忘了什么东西或有什么问题。但下一刻,出乎意料的是车门代替车窗打开了。千圣挪到了靠里的那个位置,她双手抱着胸,脸看向窗外,试图装作心不在焉地说了句,
“你帽子还没还我。”
“顺便……天这么冷,一起回家好了。”

-完-

【薰千圣】「生日快乐,我最亲爱的公主殿下」

“我挚爱的千圣公主殿下。在这个隆重的日子,请允许我,濑田薰,祝最美丽的你生日快乐。在这如此虚幻的今天,我愿意为了公主殿下而赴汤蹈火,帮你实现一个愿望,并让你露出真挚而至高无上的笑容。”
那是4月5日的深夜将近12点,作为Hello Happy怪盗的她站在千圣家门口,手里握着这封她自认为完美的“愿望卡”,静静地等待着午夜钟声的敲响。鹅黄色的灯光映着薰的半边脸,她策划着这一刻或许已经策划了许久,当秒针,分针与时针重合敲过12这个数字时,她将包装精美的卡和一支盛开的火红的玫瑰放在千圣的窗户前,接着扔了早已准备好的烟雾弹悄悄撤离。
——即使没人看着,该做的总是要做。
她这样想着。
第二天薰醒来的时候,意料之中收到了千圣今早发来的消息。
“你昨晚来我家了吧?”
“唔呵呵,公主殿下怎么知道一定会是我呢?”
“你写名字了。”
这让薰也不知道该怎么回了。千圣总是这样,说话并不会拐弯抹角,不过这也是让薰着迷以及佩服的地方。
今天早上的薰带着淡淡的黑眼圈,毕竟脱下怪盗服也不是件容易事。她站在镜子前熟练地扎起高马尾,心里想象着自己可能会实现的各种各样的愿望。
千圣会让自己做什么?
请她喝红茶?陪她一起挑晚宴裙?
“真是期待……我的公主殿下。”
要知道薰翘掉社团活动是一件多么稀奇的事,再加上她今天一整天似乎都是心不在焉的样子,让人一看就知道她一定是有心事。
至于心事是好是坏,只有她一个人知道。
从羽丘赶到花咲川大概需要半个多小时,薰却用20分钟到达花咲川校门口。从学校里出来的学生纷纷看着她,也不知道这位英俊的白马王子究竟是在等谁。
很显然那位幸运的公主并没有从学校里出来,这让薰似乎有些着急。她再也不能装酷耍帅地靠在柱子上,似乎猜到了什么都薰径直往离学校后门最近的地铁口走去。
“哟,这位美丽的小姐,这是怎么了,迷路了吗?”
“……还是被你追上了吗。”
原本千圣是打算从后门直接赶到车站然后去事务所避开薰的,结果没想到后门的地铁站却是自己从没做过的那条线。
认了自己倒霉,又或者说是聪明反被聪明误。
千圣深深叹了口气,虽说事务所给自己放了一天假,但千不想万不想就是不想跟薰一起出去。看她莫名其妙吃一些名字好听的食物,听她莫名其妙说一堆奇怪的话,就觉得不舒服。
“那公主殿下,你现在想去哪儿呢?”
“……就不能正常地叫我名字吗。”
“那就如千圣所愿。”
千圣还是不喜欢这种所谓王子的说话方式,平日里动不动就叫别人公主,真的是正常人吗?
“去游乐园。”
“没想到是想去那种地方啊……真是梦幻的地点呢。”
话落,薰扭过头去稍稍打了一个哈欠。就算动作幅度再小,但还是被千圣发现了。她看着薰的眼睛,才发现她淡淡地黑眼圈印在深邃的眼眸下。
列车闪着灯从山洞的那一侧驶来,千圣不禁眯起双眼,金黄而整洁的长发被吹在空中。
“我说,你昨晚很累吧。”
“谢谢美丽的公主殿下的关心,不过为了你,我愿意。”
列车停在两人面前的时候,正是薰把话说完的时候。车门缓缓打开,千圣呆呆地立在那里,似乎还在回味刚刚那句摸不着头脑的回答。“千圣?”薰的右手在她眼前晃了晃,见她还是没有反应,索性拉起千圣的手腕,把她带进稍稍有些挤的车厢。这时才回过神来的千圣,想要收手却发现手已经被握的紧紧的了。
“怎么了?握着我的手反而不安心了吗?”
“……是啊。”
“那亲爱的公主殿下就尝试着把一切都托付给我吧?”
“都说了不要叫公主了……”
千圣看着眼前离她只有十几厘米的薰傻呵呵地笑着,心里好像有股别扭的安全感。可下一秒她才反应过来——现在这个姿势很不妙啊!
列车早已在她们对话时发动了,千圣整个人都靠在列车门上,而比自己高18cm的薰正站在自己面前,一只手肘撑着车门,还有一只手搂着自己的腰。
“喂,薰,放开我啊……”
“即使我能满足你的任何心愿,但唯独这个我做不到。保护公主可是我的职责,你要是受伤了可就不好了。”
千圣别过头去,没有作答。
稍稍泛红的脸,似乎使得气氛更加尴尬——或许这只是对于千圣来说。薰这个人,就好像看不到周围的环境一样,我行我素地做着任何出格的事,就像现在。
耳边只有列车行驶的声音,以及时不时地开门声。事实证明,要是真的没有薰护着千圣,她的确有几分的概率会掉出车厢。
薰并没有注视着千圣,而是看着黑漆漆的车窗外,这或许让千圣好受一些。但不管怎么说,腰上的这只手始终让她自己觉得十分不舒服。
到游乐园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
薰找了一个位置让千圣坐下,嘴上说着因为是千圣的生日所以门票也是她出。其实千圣心里都清楚,以薰的这些零花钱根本不够买两张游乐园的傍晚票。而至于她哪来的钱,便是一个迷题了。
薰带着两张门票和一瓶刚从冰柜里拿出来的瓶装绿茶从售票处往回走。她用自己校服的西装外套擦去瓶子表面上的水珠,然后递到千圣的手里。
“抱歉,千圣。好像这里只有卖这个,让你受委屈了。”
“不……没事,谢谢。”
千圣拧开盖子,往嘴里抿了一小口,便稍稍皱起眉梢,“好甜。”
“既然这样的话,那就让我替你……”
“反正你也忘了自己买,我们一起喝吧。”
“啊……哦……”
薰怎么好意思说得出来,她其实事钱包里根本就没有钱再给自己买一瓶饮料了。不过既然千圣认为是忘记了,那就这样糊弄糊弄过去吧。
傍晚时分,游乐园里的人的确少了很多,更何况这还是工作日。不知道千圣是什么时候拿的一张地图,她在地图上只圈出了一个地方。
“走吧,直接去做摩天轮。”
“……诶?不,等等,既然难得来了一次游乐园,公主殿下不想与我一起去游玩一些其他游乐设施吗?”
“这是我的愿望哦,是谁说要'赴汤蹈火'的来着?”
说完,千圣合上地图,径直就往摩天轮走去。这下薰可没有办法了呀,她万万没有想要千圣会这样戳自己的短处。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只能硬着头皮上了。毕竟是千圣的愿望嘛。
夕阳落下的那一刹那整个世界落为虚幻而神秘的黑夜。游乐园早已亮起了五彩的霓虹灯,远处的高楼大厦的星星点点与夜空想衬。这正是她们两个人登上摩天轮的时候。
摩天轮的速度并不是很快,但高度却有些惊人,到最顶上的时候,或许能感觉自己在那些高楼之上。千圣的手抵在玻璃窗上,向外眺望着整个城市的景色。而坐在对面的薰,则是死死抓住一旁的扶手,整个人往后倾,脚总觉得踩不到地。她一动都不敢动,因此一句话也说不出。薰慢慢感觉自己累了,或许是紧张久了,又或许是昨晚没睡好。她的手还是在颤,恐惧的感受逼迫她闭上自己的眼睛。她看不见窗外的那些美景,她也没办法想千圣那样好好欣赏。而正因为对面做的是千圣,她不用演出她自己的完美人设,反倒使恐惧翻了好几倍。
“千圣的愿望……一定得实现吧。”
她颤抖着,嘴里重复着这句话。
她不想害怕,过生日的目的就是让千圣开心。但她现在这个样子,真的能让面前的千圣露出笑容吗?
她忽地感觉自己的刘海被轻轻掀起来了,柔软的唇抵在她的额上。
薰突然觉得安心了下来。那是小时候千圣一直安慰薰的办法。薰现在能一遍一遍的确认,她面前的千圣一点都没变,还是偶尔喜欢捉弄自己,而到最后还是由她来安慰自己。从小到大一直是这样。
“以后别为我这么拼命了。”
千圣这样说道。
她笑着,那伴着月光的,皎洁而温暖的笑容。
薰稍许放开了攥紧着的手,她抬头望向华丽闪烁的夜空,她到现在为止都没见过星星能离自己这么进。
“谢谢……”
她低下头,微笑着,这么说着,即使千圣没有听到。
——该做的总是要做,不是吗?
下了摩天轮之后,薰以“去洗手间”的借口而离开。她拿出在钱包里仅剩的一些钱,买走了一旁在黑夜里还有些顽皮的气球。她把气球都系在自己的手腕上,然后再急匆匆跑去游乐园里的蛋糕店买了一个还算大的芝士蛋糕。她早已准备好了自己和千圣的塑料小玩偶,把两个迷你的小人安置在蛋糕上后,便小心翼翼地把蛋糕放进一个玻璃盒里。扎上黄色的丝带之后,一切就算大功告成了。薰井然有序地做着这么多的事,同时她也在担心着独自一人的千圣。
不出所料,千圣散发是一股有些无奈的气息——即使只看到了背面。当薰找到千圣的时候,天上已经布满星辰。眼前那个女孩站在那儿,低头玩着自己的手机。树叶被轻轻吹动,两个清脆而温柔的音节从薰的口中传出:
「千圣」
回过头来的那一刹那,微风拂面,烟火从薰身后的城堡上空绽放。她的脸因为背后的璀璨而有些暗,甚至有些看不清她精致的五官。她在笑,这是千圣唯一能知道的事。她手中的气球在风中窜动,面前的她单膝跪下,绑着气球的那只手扶在自己的胸口,深邃的双眸宠溺地注视着千圣。
“生日快乐,我最亲爱的公主殿下。”

有小可爱要这张图来着w
tag就不打了叭"( ̄(エ) ̄)ゞ

#德赫#「海」

#私设马尔福和赫敏小时候认识,长大后结婚,注意避雷

清晨,他拉着她跑到沙滩上。
经历了又一夜的海水伴着细沙流过趾间。
天还刚只有朦亮,弯牙般的月亮似乎还未熟睡过去。
他们或许还不知道什么是日出。
但或许,缘分已经降临在这一片寂静的海上。
“我说,我们每年都来这里看看吧?”
“嗯,说好了!”

早晨,鹅黄色的太阳悄然浮出水面。
两人似乎稍稍褪去了些稚气,牵着的手换成了那根属于他们的法杖。
一红一绿,映着舒适而不刺眼的阳光。
平静的海浪似乎触不到他们了。
“……我们以后还能一起来吗?”
“看情况吧。”

晌午,太阳早已悬在湛蓝的天中。
虽说这天空缺了些浮云,但丝毫不会印象那一番美景。
海浪“沙沙”地响。
他身边,总好像缺了些什么。
又或者说,他脸上,好像失去了些什么。
他紧捏着自己手,似乎想从手心中握住些什么。
可惜,空无一物。
“今年,是第三年。”

傍晚,落日的边缘正触及着海岸线。
涨潮了。
海水似乎开始翻腾起来,随着思念也正在她的心中蔓延。
她低着头,咬着唇。
发丝散落在脸颊旁,深红色的斗篷布满褶皱。
手中的时空转换器在夕阳的照耀下发出微光。
无论她回去多少次,也不可能再一次找回那个他。
那个如今回不了头的他。
“抱歉……我真的……”

傍晚,刮起了风。
海滩上早已空无一人
天空被漆黑的云所覆盖,整片海仿佛就像是生了气一般。
不好的预感。

夜未落,他和她走到海滩上。
细沙不会留下任何悲痛的痕迹。
倒是破烂的西装和运动衫,显得格格不入。
不过,又有什么关系呢?
此时此刻,两人侧过头冲着对方发出发自内心的笑容。
那不就是世界上最好的宝物了吗。
“谢谢你。”
“欢迎回来。”

深夜,夜空中只留下了星星的印记。
流淌着的海水浸湿了皮鞋和婚纱的边缘。
只是静静地坐在沙滩上。
他和她,在漫天繁星下祈愿。
他们十指相扣的双手再也不会分开。
流泪也好,欢笑也好。

“我爱你”

-END-


这次终于好好写了一篇东西orz
大半夜突然想写德赫,花了1个小时完成(现在是1:46)是时差党所以就不要纠结时间是怎么算的啦2333
写一点现在的心情吧,到时候自己看这段都可能觉得羞耻(
第一个主意是想写西装和婚纱,也就是结婚
然后就想写海岸线
最后想到了回忆录
不过感觉之前好像写过类似的,不过无所谓了(不
中间晌午是赫敏和马尔福关系逐渐破裂的时候,那是赫敏第三年没去海岸,时间线应该是第四年。
傍晚便是马尔福跟伏地魔之后的事情了。
之后就是大战结束后的重聚。
嘛,我也不知道这算不算糖,反正自己码的很爽就是了
唠唠叨叨说了这么多,如果你看完了这段话,十分感谢!!!
也谢谢我的150位粉丝一直以来关注着我,想到当时有10个粉丝的时候是有多激动……
之后我尽量多产粮,我会加油的(づ◡ど)
如果有什么意见或者想法,请务必告诉我!!如果喜欢的话当然也要点喜欢和评论啦~
谢谢♡
琥珀
2016.6.16

「德赫+双子」当霍格沃兹整修的时候

好久没写东西了(懒癌发作
久的连乔治和弗雷德都分不清了(划掉
今天看lof的时候发现了一个很好玩的软件是可以用对话的方式写小说,简单来说就是聊天的方式嘛(作图的确挺麻烦的
然后正好有脑洞就写一下啦
德赫:http://t.cn/R1nWV3L

双子:http://t.cn/R1nOJim


最后希望大家看的开心www疯狂求评论!!

「Peter Parker」·引子

Peter Parker.
父母双亡,被伯父伯母收养,居住在纽约皇后区.
学习成绩优异,曾被放射性蜘蛛咬伤因此得到了超能力.
是一名美国普通高中生.
不,他其实是一名——

即将前往霍格沃兹读书的一位魔法师.

啊?你说我读错了剧本?
并没有!因为这是!
时空穿越剧.(一本正经瞎扯)

不打tag了怕被打死|ω・`)

要有人觉得海星我就接着码orz

【德赫】今天的马尔福也想套路赫敏

#失踪人口回归
#一篇小糖
#后续请自行想象嘻嘻嘻

马尔福:“赫敏。”
赫敏:“……嗯”
马尔福:“我可以拉你手吗?”
赫敏:“不行。”
马尔福:“我可以摸你头吗?”
赫敏:“…不行。”
马尔福:“我可以抱你吗?”
赫敏:“不行!”
马尔福:“可我不想亲你~”
赫敏:“不行……?嗯?”

-为什么我要看马尔福的手机?-

失踪人口依旧失踪,脑洞太多根本来不及写

这算是一口无脑塞糖吧∠( ᐛ 」∠)_慎入

很抱歉居然混进去两张稿子……

【德赫】「一封情书」

「一封情书」
#情人节贺文#
#ooc注意!#

致 赫敏·格杰兰:
这是遇见你之后的,第五个情人节。
开学第一天,当分院帽戴在你头上时,是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你在格兰芬多,我在斯莱特林。这看似很平常。但是在开学的第三天,你正好坐在隔桌对面,抬起眼我便能望见你。那应该是我第一次开始关注这个叫做赫敏的女孩。
不知怎的,你之后便会一直坐在那个位置。刚开始我还不知道,自从发现了以后,我的脚就仿佛不听使唤,每每都在你对面的座位停下脚步。你好像有魔力似的,无论你身边有多少人,每次擦肩而过时,我都会发现你,然后回头看你一眼。
我尝试着跟你打招呼,跟你讲第一句“你好”之外的话。我还记得当时的咒语课,我坐在你后排。我会偷偷在你帽子里放巧克力,把纸条揉成团丢到你的桌上。你每次都会打开,然后回头冲着我笑。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了,我迷恋着你的笑容。我做过最美的梦,便是看见你的微笑。我开始去了解你,知道你喜欢吃甜的,特别是草莓挞。你不爱喝南瓜汤,还有那些奇怪的零食。你每天早上起床后都会去花园读诗,最喜欢的墨水是偏蓝黑的......
之后的每节课,我似乎都会不经意间观察你。特别是飞行课上,我发现你飞的慢,所以我经常会悄悄放慢速度等你。我记得你每次下课都会去自习室做笔记整理,我会偷偷溜进格兰芬多休息室看你。
第二年,天天飞奔于霍格沃兹的我们,似乎没有时间可以见面。每天的防御课成了我最喜欢的一门课——因为只有这节课我们在一个教室啊。我喜欢看你回答问题,因为这样我就不用悄悄瞥你几眼,而是可以撑着头盯着你看。你的眼睛好像蕴含着太阳,说的每一个词都让我觉得似懂非懂。
我不知道这种感觉是什么,我总是会情不自禁地看你,找你,想你。每天都寻思怎么能逗你开心,送你什么礼物,该不该跟你讲话......
接着的第二年情人节,我在你床头放了一只泰迪熊。而第三年,是一捧玫瑰花。我没有加上署名,因为我怕太唐突,可又怕传达不到自己的心意。现在想想,当时还真是胆小。
休学旅行的那天,我是那个幸运儿,能坐在格兰芬多的巴士上。即使坐在最后一排,也能发现你在认真的看书。每次我去图书馆,我都会找你借过的那本,翻一遍又一遍。
第四个情人节,你生气了,因为我。我不知道改怎么让你消气,即使我内心已经给你道歉了千千万万次。我不知道当时我在想什么,玩笑开得重了,导致你生气气了这么久。那一条项链,时隔一年才能给你,只希望你能接受我的一份歉意。
我错过了很多,以致我现在已经不能离开你,放开你。那场舞会,明明注视着你,我却没有说得出口;那个雪夜,明明已经脱下了外套,我没有把披在你身上;还有那个雨天,我没有安慰你如同暴雨一般的心情。我真的不知道我当时究竟在思考些什么。我早就该跟你说这些,可我却埋了这么久......
第五个情人节,把这封信送给你。
这一定不是最后一份礼物,不论你答应,或是不答应。我不愿说我爱你,毕竟我对你的感情永远都在变化。如果一定要说理由,那就是因为我每天都会更喜欢你一些。
看到窗外的繁星了吗?每一颗星,都是我爱你的一天。
德拉科·马尔福
2018.2.14